穿成侯门主母,我带全家躺赢 8.8
连载中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
作者: 千里溶溶 主角: 赵瑾 裴西岭
161.16万字 3.1万次阅读 0.7万累计人气值
更新至 第770章 番外:永嘉八年5 2024-04-19 21:18:14
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
手机免费阅读
七猫免费小说app
举报
  • 2
    作品总数
  • 232.47
    累计字数
  • 550
    创作天数
  • 作品介绍
  • 作品目录 770章
简介

穿成了古早甜文里的恶婆婆,一来就面临丈夫战死沙场,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制服男主儿子带小白花大闹灵堂逼婚。 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制服儿子:母亲若不愿成全,儿子只能抛下一切,同她浪迹天涯! 赵瑾:还有这好事?! 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制服儿子:…… 成功将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制服儿子扫地出门,又经历了小白花带球跑、真假千金等一系列狗血剧情后。 赵瑾选择……努力奋斗走向人生巅峰。 打工人打工魂,当代打工人绝不认输! 寡妇也能上进,古早狗血勿cue!! 终于,在赵瑾的努力下,账户日进斗金,儿女成才崭露锋芒。 可狗血剧情依旧不放过她—— 远方消息传来,赵瑾如遭雷击:……我那战死的老公还阳了?!! #一个合格的前任,应该像死了一样# #想做寡妇怎么办# #乖乖儿女跟我,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制服儿子跟你# 【ps:非灵异,男主只是战场假死哦~,戏精黑莲花女主vs腹黑忠犬系男主】

作品荣誉
第1章 穿书

初春三月,鸟语花香,绿意盎然。

平阳侯府处处挂白,宾客陆续登门,人人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悲伤和哀恸。

脸色苍白的赵瑾被丫鬟扶着出来,瞬间满堂寂静,落针可闻。

赵瑾缓缓扫了一圈上门吊唁的宾客们,搭着丫鬟的手,气力微弱地福身一礼:“侯爷战死沙场,承蒙诸位不弃前来吊唁,妾身……感激不尽。”

说着,她眼眶瞬间一红,撑着虚弱的身子对众人郑重一礼。

她额上包着一圈纱布,里头还隐隐透出些血迹,瞧着有些触目惊心,但这却丝毫不损她昳丽的容貌,相反还颇有些病西施的味道,即便憔悴虚弱也叫人移不开眼。

平阳侯夫人有倾城之貌,这话果然不假。

可惜,这位却最是个刻薄性子,如今还死了夫君,成了寡妇,大儿子都十六了,改嫁大抵是不能了。

宾客们心思各异,但面上纷纷安慰,个个人模狗样一脸哀伤,感同身受的仿佛死去的是他们的男人一样。

“侯爷赤胆忠心,我等向来敬佩不已,今为国战死,实在令人悲痛,万望夫人节哀啊……”

赵瑾再次红着眼眶谢过,这才打起精神,料理起稍后出殡的细节,心里却直叹气骂娘。

她是昨晚车祸穿来的,还是以前没看完的一本古早甜文,特么她直接穿成了恶婆婆,当时她就惊呆了。

原主是大齐朝的平阳侯夫人,与她同名同龄,都是三十三岁。

只是她母胎单身,而原主已经是四个孩子的娘了——三儿一女。

男主是平阳侯世子裴承志,原主的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制服大儿子。

按原剧情,一会儿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制服儿子就要带着女主上门要名分了。

当时原主要面子没翻脸,却被那俩没脸没皮的抓住机会给平阳侯磕了头,特么对着棺材你侬我侬,直接在京城众人面前坐实了这桩婚事,也叫人看足了笑话。

后头孝期有子,女主大着肚子进门与原主争锋,为后者本就不好的名声添砖加瓦,成了当世恶婆婆代表,最后更是死在了裴承志手上。

赵瑾直接就弃文了——孝期有子,生父还是为国战死的平阳侯,皇帝竟丝毫未表态,连斥责都没一声,而裴承志作为被寄予厚望的侯府长子,品性也实在不堪。

养他还不如养块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制服。

赵瑾心里默默想着,抬眼一瞧又蹙起眉头,剩下那两儿一女呢?今天父亲出殡,宾客满堂,他们人呢?!

她转个身的功夫,那么大仨孩子,就没人影了?!

赵瑾心里脏话满屏,面上依旧一脸哀伤地叫人去找,转身时余光便扫到了亚洲 欧美 国产 日韩 制服儿子的身影。

说曹操曹操到。

她顿时来了劲头——可算到她的part了!!

考验演技的时候来了。

“儿子给母亲请安。”

裴承志缓缓走近,弯腰拱手一礼,十成十的世家公子好教养,配上那张俊俏的脸蛋,像个人极了。

“何事?”赵瑾道。

“回母亲的话,儿子……”裴承志脸色略有憔悴,不过眼底还是带着些不好意思,看了身旁的姑娘一眼。

后者会意,忙屈膝道:“瑶青给夫人请安。”

这姑娘容貌姣好,眼睛大而无辜,浑身上下处处透着楚楚可怜,扑面而来一股白莲气息。

这就是小白花女主了。

“这位是?”赵瑾明知故问。

“回夫人的话,民女姓白,名唤瑶青。”

裴承志也忙道:“母亲,瑶青是……儿子心上之人,知道父亲为国战死,心下悲痛,特求了儿子来给父亲磕个头,也给母亲请个安。”

他说完,两人对视一眼,其间情意绵绵,白瑶青有些羞涩地偏过头,对赵瑾又屈膝一礼,活脱脱一副媳妇见公婆的架势。

赵瑾眼神微冷:“你父刚离世,孝期未过,纳妾之事日后再谈。”

裴承志忙解释:“母亲,儿子并非纳妾,而是想以世子夫人之位求娶瑶青,儿子知父亲离世,自该守孝,只是——”

“裴承志!”赵瑾猛然沉下脸,“你莫不是忘了今日是什么日子!”

裴承志忙拱手道:“母亲息怒,父亲离世,儿子日夜难寐,悲痛不已,正因如此,儿子才带着瑶青前来,儿子是父亲的长子,若儿子成家立业,父亲泉下有知,想必更能安心了。”

“成家立业?”赵瑾看着他的眼神冷了三分,“我与你父亲从未给你定下婚事,立业尚早,成家更是无稽之谈,今日还有客人,有何事晚些再说,惜春,带这位姑娘下去。”

一旁的丫鬟应是,向白瑶青走了过去。

裴承志忙上前护住白瑶青,对赵瑾道:“母亲,瑶青是我心上之人,我此生非她不娶,望母亲成全,也好叫她向父亲磕个头,全了这场亲缘,日后儿子与瑶青定当孝顺母亲,叫您安享晚年。”

啊呸!!

去你的安享晚年,老娘三十出头年轻貌美,要你孝顺?!

还全了亲缘?

不就是打着众目睽睽,好将这桩门不当户不对的亲事给钉死了吗!

“你所谓的孝顺,就是在父亲出殡之日,带着一个不明不白的女人上门给他难看?”赵瑾气得眼圈通红,冷冷盯着他。

裴承志微微皱眉:“瑶青有名有姓,是良家女子,并非母亲口中的不明不白——”

“荒唐!”赵瑾厉声打断他,“未有父母之命,未有婚约小定,仅凭私定终身便能贸然登上男方家门,这是好人家的姑娘能做出来的事么?!”

裴承志脸色一变:“母亲——”

“一个非亲非故的小姑娘,在别人家有白事时上门逼婚,我倒要问问,这是哪家的规矩教养?!”

赵瑾话说的重,裴承志不忿,便与她两相对峙起来。

“夫人息怒,都是瑶青的错。”正在这时,白瑶青忽然跪下,有些哽咽的娇声开口,“是瑶青想给侯爷磕个头,不关承志哥哥的事,承志哥哥向来敬重您,望夫人万不要因此同他起了争执,伤了母子感情,一切都是瑶青的错,您罚瑶青吧。”

这茶言茶语……不过段位不太够啊。

赵瑾眼底暗含挑剔,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她。

你什么档次,跟我这么说话?

该作者其它作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