亚洲AⅤ日韩AV欧美AV反派疯批,王妃以医治服 9.1
完结 签约作品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
作者: 落日山海 主角: 慕听雪 晏泱
92.1万字 0.4万次阅读 27.9万累计人气值
更新至 第411章 大结局·一代中兴 2024-02-24 20:20:04
开始阅读 加入书架
手机免费阅读
七猫免费小说app
举报
  • 2
    作品总数
  • 174.57
    累计字数
  • 397
    创作天数
  • 作品介绍
  • 作品目录 411章
简介

外科女博士慕听雪拥有一个小玉瓶空间,可以往返穿越于21世纪和古代,开始赚钱养娃的无敌人生。 她用一块巧克力换了百两银子,一副眼镜换了一座豪宅;她把古代一个破茶碗带到了21世纪,拍卖了三千万高价。 自杀在覃岭王娶侧妃的婚床上?被抄家? 立刻和离! 一柄手术刀,下可医病,中可医人,上可医国。 垂帘听政的太后竟是亲妈,反派摄政王追着要给萌宝当爹。 “女儿,哀家就你一个孩子,天下都是你的!” “听雪,本王愿为凤君。咱们再要个三胎。” *。*。* 注:女强爽文,下堂医妃→长公主→女帝的成长奋斗史

作品荣誉
第1章 染血的婚床

“啊啊啊!”

覃岭王娶侧妃,洞房内传出了新娘凄厉的惨叫声。

众宾客大惊失色,以为新娘遭遇不测,赶忙冲了过去,推开门之后,就见她双手都是血,满脸惊恐。

新娘身后的婚床上,有一具割腕自杀的新鲜女尸!

扭曲的亡骸,似一朵揉碎的白荷。

粘稠的朱色在被褥上流淌开来,沿着松香木的床沿滴下……

“覃岭王妃慕听雪自杀了!”有宾客认出女尸身份。

“她名声不好,五年前跟人私通生下死胎。”

“怎么会有这么极端善妒的女人,本就声名狼藉,还毁了侧妃的洞房。”

……

周遭充斥着鄙夷和嘲讽,来自21世纪的外科女博士慕听雪就在这样一片骂声中,苏醒了过来。

痛,血仿佛都被抽干了一样。

身下湿漉漉的又黏腻,慕听雪强撑着坐起来,就看到了左手腕上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痕。

没有无菌纱布,就用一方干净的帕子,作为敷料,将伤口压住。割腕伤的都是动脉,确认伤口没有继续往外喷溅血液,又扯过一段红绸,作为止血带,绑在了受伤左臂上胳膊1/3处,拉紧打结。

“环儿别怕,为夫在这里。”

“呜呜呜——她把咱们的新房都弄得都是血,好恐怖。”离环儿依偎在覃岭王谢邑怀里,哭得梨花带雨,“妾身日后还怎么和夫君在这张床上安寝?会做噩梦的!”

一边说着,一边用怨恨又畏惧的眼神,看向慕听雪的“尸体”。

这一看之下不得了。

“诈……诈尸了!”

谢邑眉头皱得死紧:“慕听雪,这种一哭二闹三自杀的戏码,你到底要演多少次?”

慕听雪觉得膈应:“那就离了吧。”

整理了下记忆,发现原主自杀的原因有二;其一,守活寡,五年无性婚姻;二:偷听到王爷因赈灾款不够,打算抄了她的娘家填补亏空。

谢邑以为自己听错了:“什么?”

这个女人明明爱他爱的发疯,从不违逆他。

慕听雪:“和离,我不喜欢在垃圾桶里捡夫君。”

她取过案几上的的燕子笺纸,以指为笔,以血为墨,洋洋洒洒写下——姻缘不合,比是冤家,故来相怼。既已二心不同,难归一意,各还本道。愿王爷相离之后,婚姻嫁娶,各不相干。

和离书摔到了男人脸上。

谢邑眼冒火:“谁给你的胆子?!”

纳妾的同一天,若是与原配和离,他的名声还要不要了?

会沦为云都茶余饭后的八卦笑柄!

“啊,对了,记得把我的嫁妆如数奉还。”

慕听雪又补了一句。

开玩笑,怎么能便宜了渣男?

“五年前,我嫁给你时,陪嫁了白银一千万两、丝绸五十万匹、绢三十万匹、纱罗一百万匹、绸缎庄铺子二十家,其余古货珍玩折价也有三百万两。”相当于云煌国一年的国库收入。

云煌国的慕家,大致相当于明代沈万三。

古代一百两银子约折合软妹币7到9万块。原主的嫁妆至少值两千万两雪花银,就是180亿!

“退……退还嫁妆?”

谢邑明显气弱了下来,一张俊脸扭曲了下,“容本王再思虑一二。”

“还?凭什么还!”侧妃离环杏眼瞪圆,坚决维护她新婚夫君的利益,帮腔道,“你娘家是最低贱的商户,而王爷是一品的亲王。自古以来,不同门第通婚,门第低贱的要给门第高的一笔陪门财。那是嫁妆么?是你们慕家商人攀附亲王权贵,给王爷的陪门财!你婚后品行不端跟野男人生下孽种,还有脸来找王爷讨要陪门财?”

谢邑低垂着头,长袖之下的拳头捏紧了又松开。

他心悦的却是第一世家门阀离氏的女儿,离环儿的父亲任尚书左仆射,内阁丞相,开国功臣之后世袭靖羽公爵位,母亲是尊贵的皇室大长公主。

但首富慕家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,他才委屈自己娶了慕听雪。

“给本王一点时间……”

“嫁妆送还,否则我就上一道疏给太后娘娘,奏你宠妾灭妻!”

慕听雪拖着虚弱的身子,往门外走,一步一个血脚印,离开了这个窒息的覃岭王府。

*。*。*

慕听雪准备立刻回慕家。

西行路过一片郁郁葱葱的林子。

林中野藤蔓生,虎啸鹤鸣。

慕听雪失血过多,脸色苍白、头晕眼花,渐渐地有点不支了,她背靠着一棵粗壮的百年老榕树,坐下休息一会儿。

“咯吱——”

脚下传来很轻的响,像是小动物踩在落叶上一样。

慕听雪低下头,意外地发现,树洞里藏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儿,长得如珠似玉,粉瓷白的皮肤,包子脸软萌可爱,唇角一颗美人痣,脑袋上带着个皮毛暖耳白绒帽,一双晶莹剔透的眸子。

林子里怎么会有小孩子?

“小朋友,你怎么躲在这里?”

小团子好似没听见一样,像一只受惊的小萌物,眼神怯怯,肚子却不合时宜地发出一阵咕噜噜响。

慕听雪不由得一声轻笑,摸出来一块糖。